去医院治疗我的抑郁症和一些见闻

2021.4.12凌晨3点,我在微信公众号预约了我们市人民医院的心理咨询专家号(副主任),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抑郁症这个东西不会凭空产生或是消失,但是我拖了很久才决定去寻求医生的帮助。我预约的时间是13日下午3点,中午就出门坐上了公交车,大约下午2点到的医院,毕竟不能迟到让医生等咱。进门诊楼先看通行卡、红外摄像头测体温,去一楼大厅签到(只有签到才会同步到医生那边的叫号系统)一气呵成,看着手机上的楼层指引,走楼梯上了五楼(疫情期间尽量避免在医院坐电梯),心理咨询室在电梯的右侧,因为五楼大部分都是B超室,所以人很多,我找了个人相对少的角落站了下来,此时心理咨询室叫号屏上的数字是4号,我是7号。

观察着进出心理咨询室的患者,年龄应该跟我相差不大,猜测应该都是初高中生或是中专大专生,男生女生都有。也有年纪较大的,很少。在门外等待了大约1小时30分,因为心理咨询是需要聊很多内容的,预约的号不会太准时。

我走进了诊室,坐下,医生开始问诊。
医生: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说说吧。
我:情绪持续低落,并不是因为某件特定的事,而是长期低落。
医生:持续多久了?
我:三到四年。
医生:还有别的症状吗?
我:情绪低落伴随着焦虑、强迫行为、经常心率过速、经常性严重便秘、睡觉经常做噩梦、无故生气,想自杀,觉得活着没有希望。
医生:有自杀这种想法多久了?会经常出现吗?
我:会经常这样想,但是我没有做。
医生:你没有这样做,你还对其他事情感兴趣吗?
我:是的,有些事情必须要我亲自来做,比如我网站的运维,域名的续费等等,还有我必须尽到的责任。(以下内容我没有跟医生讲,因为我自己很清楚我应该怎么做)我存款还没有花完,让我想起小沈阳在小品里说的一句话:“人生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人死了钱没花了。”还有我的老婆,抱枕、手办。我要真死了她们怎么办。钱都不重要,关键就在于我不能确定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还有目前的自杀方式都过于痛苦,如果安乐死合法我会支持。当然,如果有一天,这些问题得到了解决,我也会做出我的选择。没有纱雾我真的很难活到今天。

医生开好了检查单-我去机器缴费-去四楼先做脑电波。

脑电波的过程就略了,挺无聊的,检查结果没有问题。毕竟是来医院看心理的,肯定要先确认病理有没有问题,比如脑部创伤之类的。

回到了心理咨询诊室,我把检查结果递给医生。
医生:看脑电波没有大碍,挺好的,一切正常,那我们开始下面的测试吧。
医生去拿了一套抑郁症测试表,其实这一套表之前我自己填过好几次了。
此时医生让我先填表,来了一个年轻点的男医生看着我填表,主任去病房会诊了。
填表的过程中有两项内容是关于是否对异性的兴趣减退,我问了问男医生:这里的异性是指的活人吗?
男医生诧异的问我:还有不是活人的吗?哦~你是比较喜欢那种二维空间吧,按你自己的意愿写吧。
我把是否对异性的兴趣减退选到了很严重的选项,并在后面用括号标注了针对(活人)。

表填完了。男医生让我出门等待主任回来,我又回到了走廊坐下,此时距离医院门诊下班还有一个多小时,走廊里人已经很少了。

我坐在诊室门口的长椅上,望着空旷的走廊。此时来了一对母女,她们也是来看心理咨询的。女孩年纪不大,目测在14-16岁。她们在诊室门口讨论着:“现在是不是下班了啊?还有人吗?是不是要到机器上去领票?”女孩支支吾吾的,也不太懂,然后她妈妈过来问我是不是需要到机器操作一下,我说行,我教你们怎么弄吧,学会了下次就好了。

女孩是用她自己的手机预约的号,我领她到自助机前。
我:你先点屏幕上那个签到。
女孩:点击屏幕。
我:然后你点那个输入登记号,把你就诊人的登记号信息输入进去就行了。
女孩:非常认真的输入号码。
我:然后你点绿色的确定就ok了。

此时我万万没想到,就在我已经迈步走回椅子的路上,女孩居然站在原地对我90度鞠躬致谢。我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我要怎么回礼,毕竟我活了19年,在现实中帮助过的所有陌生人,她是第一个用如此正式的鞠躬礼向我真诚地道谢。那一刻我被感动到了,我却只说了一声没事,不客气。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文质彬彬、非常有礼貌、懂事的一个女孩子,却遭受了她本不应该受到的心灵创伤。在等待主任回来的过程中,我与她们母女两人进行了简短的交流。她们是我们市一个县城过来的,女孩在当地的一所初中上学,在学校经常被老师挤兑穿小鞋,也会经常被老师打。
我:(2021年了)现在的老师还敢打人?
女孩:她们敢,现在教室不都是有监控吗,老师会把我们叫出监控区域…用她们那么粗的棍子(女孩给我比划了一下)还有苍蝇拍…
我:我语塞了…我竟不知道说些什么,我呆站在那里。
女孩:老师还经常看不起我,看不到我的进步,别人用5分钟时间看书,我用30分钟看书。在老师眼里还是不努力。而且分的同桌也不好,都是班级里倒数的。
我: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毕竟我也曾经被类似你这样的老师对待过。那时候我没有能力,要是现在我早就去教育局举报了。
女孩家长:举报了老师就更给穿小鞋了。
我:您说的没错,现在大部分老师都是,谁送她礼她不一定记得住,但是谁没送礼她心里非常清楚,她就会百般刁难。(参考案例:天津咸水沽二中肖彩虹
女孩:老师对我这样,还想给她送礼?
我:我上小学的时候跟你想的一样,但是就那种老师咱也没办法。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存好证据,录音录像都可以,录像可能困难点,我建议你买个录音笔。
女孩:唉,叹气。果然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理解啊。

女孩还说了一句,这个社会太肮脏了,所以想离开。

这时候主任会诊回来了。

我跟着主任进了诊室,主任看了看我的测试表,给我介绍了每一项的分数表达的含义。总结下来就是我这个抑郁症的程度还是比较严重,中度偏严重。建议我吃点药,然后给我开了单子并告诉我取完药回来找她,她告诉我怎么吃,我又是去机器缴费-去一楼药房取药。

等我取完药回到诊室,她们母女二人已经在与医生交流了。我进屋站在靠门的位置,听见女孩说:我想自杀,我爸也不理解我,就今天我要来医院看病,走之前还被我爸骂了一顿。医生安抚了几句,因为快下班了,女孩无法进行检查,所以医生先让他们去开药了。然后我就过去让医生指导我如何用药。走之前医生告诉我让我一周后复查。

我拎着装着药品和检查单的塑料袋走出了诊室,进了电梯,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到了一楼大厅,看到了她们母女二人在药房取药,我便从大门离开了。然后我站在门诊楼的外面思考,我是不是应该给这个女孩留一个我的联系方式,就哪怕她真的想自杀的时候能找个人倾诉一下或许我就挽救了一个生命。但是我毕竟是一个陌生人,随便去干涉别人家的事也不好。我为什么想这样做,因为这个女孩非常的纯洁,与这个肮脏的社会格格不入,却又饱受迫害。真担心她有一天在学校又被老师欺负回家又被父亲骂,然后就……我相信她只要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并不会这样做,只是这个社会目前为止并没有带给她丝毫的希望。我走回家的这一路上都在思考,思考中参杂着后悔。

如果以后还能遇见她,我会给她留一个联系方式,在她活下去的希望濒临破灭的时候可以找到我,如果没有下次见面的机会了。我愿她今后被世界温柔以待。

而且据我观察进出心理咨询室的患者,大部分都是学生。中国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出了天大的问题啊。我希望我能帮助到他们,真想自杀的人是拦不住的。但如果有人看破红尘我也尊重他们的选择。有的人就是明明拉他一把,就能拯救他,却没有人理解,学校家长老师泼冷水。不是每个人在自杀之前都能找到继续活下去的希望或动力或理由。但如果你正在徘徊,你看到了我的文章,你可以通过站内的联系方式联系到我,我愿意倾听你们的故事,因为我也是其中一员。

最后,我愿上文中提到的那个女孩可以被世界温柔以待。

我求求这个冰冷的社会,给她一点温暖。

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可以点击此处找到我的联系方式。

2021/4/14

WenBo Luan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5 =

%d 博主赞过: